欢迎访问:2019久热线视频这里只有精品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蛊之世家

蛊之世家

「嘿嘿嘿,本座还以为是谁,原来是公孙家孽种,公孙凰小丫头嘛?怎么今日是特来投奔本座的嘛。」
  昔日公孙世家的演武台之上,只见一男一女,激烈的战斗着。
  女的一身白衣,长发飘逸,双眸似水,却带着熊熊的怒火,身法忽隐忽现,手中持三尺龙泉,宛如活了一般,对着男子发起攻击。正是江湖人称白凤凰的公孙凰。
  虽然女子攻势凌厉,然而男子却更是守得密不透风,削铁如泥的龙泉剑,男子竟然只用赤手空拳就轻易接了下来。举手投足之间,更是魔威赫赫,背后不适浮现出一丝天魔法相。正是三年前灭了公孙世家而扬名天下的凶魔秦严。
  「嘿嘿嘿,小娃儿,你就这三脚猫的功夫也敢来找本座寻仇,其实是给本座献身的吧!」
  交手七八个回合后,秦严已摸清公孙凰的底线,趁着公孙凰一招使空之际,突然欺身,一记重手,打的公孙凰连退三步,胸中也是一阵翻腾,喷出一口鲜血。
  「不过如此,给本座倒下吧。天魔惑心!定」凶魔一招得手,当然是得理不饶人,紧接着就是成名之招。
  只见谈吐之间,一个定字符轰响白凤凰。
  「机会!」
  「凰妹,你记着,你武功内力皆不如老魔,更不用说老魔的天魔惑心术已超凡间手段,乃是仙家的手法。但老魔的天魔惑心术有一破绽,乃是需要先提一口真气酝酿,同时身体得站原地不动。这就是你的机会」「凤凰涅槃」公孙凰娇吼一声,朝是老魔一剑袭去,身法之快竟是比之前快了三倍。显然已到了人剑合一之境,原来之前的战斗一直有意藏拙。
  「糟了!」
  眼见此剑避无可避,凶魔秦严就要命丧之际。
  「凰儿,不准伤害主人。」
  演武台突然冲出一女子,同样使出一招凤凰涅槃,挡下了公孙凰的必杀之剑。
  「啊!娘!」
  公孙凰一看此女大惊失色,只见此女面容艳丽无比,一双凤眼媚意天成,却又凛然生威,一头青丝梳成华髻,繁丽雍容。更关键的是,此女容貌与公孙凰八成相似。正是公孙凰以为已经逝世了的母亲,凌玉清。
  「有破绽!天魔惑心!晕!」
  「!」生死之战,岂容分心。公孙凰顿时被术法击中,失去了知觉。
  「糟了!」公孙凰突然惊醒。翻身而起。
  「凰儿,你醒啦!来,你刚挨了夫君一掌,内息还未调息好,喝碗粥补补。」「啊,娘!真的是你,你不是死了嘛。还有这是哪里?」「傻孩子,这里当然是你的家啊--天魔宫啊。」「天魔宫!这不是秦严那老魔的所在。等等,你刚刚说夫君是怎么回事!你竟然背叛爹爹!」
  「呵呵,娘的乖孩子,你娘怎么会背叛你爹爹,你爹爹公孙天问三年前就被夫君轰杀了啊。来,听娘的话,喝了这碗粥吧!」「嗯,凰儿听娘的话,呕,这是什么粥怎么这么难喝。」「呵呵,这是加了夫君的圣液的木瓜粥啊。夫君说自己不是凶魔,是胸魔才对。来,听娘的话,凰儿你要努力丰胸,以后才好和娘一起伺候夫君」「是凰儿一定好好丰胸。不对!娘你刚说的夫君是怎么一回事,难道你已经委身老魔了!」
  「呵呵,乖孩子,你亲爹公孙天已经死了啊,你怎么舍得你娘守活寡呢?娘改嫁给夫君不是很正常的事嘛?你是乖孩子,最听娘的话了,一定也会支持娘的吧!」
  「是,凰儿最孝顺了!凰儿支持娘,娘你口中的夫君到底是谁?」「没礼貌,娘的夫君当然是你的爹爹,天魔宫的主人,秦严!」「娘,那可是灭了我们公孙一家的凶手啊,你怎么可以委身于他,你怎么会变成这样!」
  这时,秦严推门而入!
  「啊!老魔,为我家人偿命来!」公孙凰见了秦严,突然一个箭步,以指带剑,一直仙人指路,刺向秦严。
  「放肆!」
  「凰儿,住手,不得无理!」
  随着秦严与凌玉清两声呵斥,公孙凰竟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。
  「清奴,这是怎么回事!你是怎么教育凰儿的!」「夫君息怒,凰儿才刚刚苏醒,妾身还未向凰儿说明情况。」「放肆,你是说本座错了?本座记得说的是任务完成后,才納你做妃子,你是不是忘了自己的身份!」
  「主人息怒,是清奴放肆了!」凌玉清闻言一惊,连忙跪下,一头磕到地面,向秦严请罪道。
  「娘,你怎么会变成这样,他可是秦严啊,爹爹还有哥哥都命丧他手,你,你,你怎么变成这样了」公孙凰悲愤道。
  「无礼,不仅对主人动手,还竟然直呼主人的名讳,娘以前怎么教你的,来,听娘的话,向主人道歉!」
  「啊,是,凰儿听娘的话。凰儿道歉。」
  「这是什么道歉的姿势,给为娘跪下。」
  「啊,是,凰儿知错。」
  「道歉时,应该给人跪下,头磕地,双手呈八字。就像为娘刚才的样子!」「啊,是!」
  「好了,好了,本座也是爱讲道理的,此事先战且按下。清奴,先办正事吧。」秦严看着眼前诡异的一幕,得意的笑道。
  「是,主人。」凌玉清答道。
  「凰儿,娘跟你商量一件事。」
  「娘,你说。」
  「你刚才昏迷的时候,主人帮你检查过身子,发现你不仅仅是难得的纯阴之体,关键还是处子之身,主人很欣慰,想收你为女儿,你可愿意?」「什么?那人是杀了父亲与哥哥,女儿,女儿不愿意!」公孙凰不知不觉中,已不敢再直呼秦严的姓名。
  「凰儿,你听娘说。主人吩咐了,只要你答应做主人的女儿,母以女贵,为娘就能摆脱奴婢的身份,成为主人的第三房夫人。你爹爹死的早,为娘已经守了三年寡了,也为你爹尽了妇道了,现在娘终于有机会追求自己的幸福了。你不应该支持为娘嘛。」
  「啊,凰儿明白了,可是父亲与哥哥的仇怎么办?」公孙凰虽然已经神志不太清楚,但刻骨铭心的仇恨却依然不忘。
  「哼,为娘怎么教你的,一个女孩子整体只知道打打杀杀的。报仇有很多方法。放下仇恨,用爱去感化对方,用身体去慰问对方,也是一种方法啊。」「娘教训的是。」
  「至于你爹爹的事,只要你答应了主人,主人不仅还给你一个爹爹,还还给为娘一个丈夫,这不是很公平的事。至于你哥哥公孙凤,她不仅没死,还在主人这里得到了新生。你很快就能再见到你哥哥了,呵呵呵」set 限制解除「是,那凰儿答应娘亲。」
  「哈哈哈,好好好,凰儿果然明事理。清奴你教育的不错,从今开始你就是清妃了。」秦严得意的大笑道。
  「妾身,谢过夫君。凰儿还不过来见过你父亲。」「是,公孙凰见过爹爹。」
  「哈哈哈,不急不急。待三天后,本座为你举办开苞大典,到时正是月圆之夜,采你九阴之气,定能助本座魔攻大成,到时收你为女,更是妙哉。哈哈哈」「是,公孙凰谢过爹爹。」
  「清妃,先带凰儿去见见凤奴吧,你们一家人也好好团聚团聚。这三天好好教导教导凰儿天魔宫的礼仪。三天后我要见到最好的成果。」「是,妾身明白。」
  「来,凰儿,随为娘一起去见凤儿吧。」凌玉清得了天魔宫主的赏赐,笑的媚眼如花,欣然领命,带着公孙凰向天魔宫的一处宫殿走去。
  「娘,凤哥哥真的还活着嘛?当日,我可是亲眼见他被秦严给一剑穿心了啊。」公孙凰一路跟随,脸上一半是见到亲人的喜悦,一半是对此情此景的疑惑。
  啪,凌玉清闻言,回声就是一个巴掌。清脆的掌声从公孙凰那堪堪一握的鸽乳上响起。
  「娘刚才怎么教你的,竟然还敢直呼夫君的名讳,你的女德怎么学的。」「啊,是,凰儿知错。可是凰儿这下有两个爹爹了,要怎么区分呢?」「这不简单,你那原来的死鬼老爹,不仅被夫君轰的魂飞魄散,如今夫君还娶了为娘,为他送上一顶大绿帽,就叫绿帽爹爹好了。
  「至于夫君大人,按我教天魔圣殿的规矩,新人入宫,按例是要先送入狗房为奴三个月,以洗去铅华,种下淫心蛊。才算再世为人,方可为奴为婢。至于想再上层楼,则需为夫君献上新人、美女。或是绝世武功、稀世珍宝也可折算一二。
  凰儿你虽然得天独厚,得主人欣赏,亲自为你种下天魔惑心道种,但也不可得意忘形,以后就称呼夫君,主人爹爹好了。」凌玉清一边教育公孙凰,一边开始为其解释天魔宫的规矩。
  「是,凰儿记住了。」
  「很好,如敢再犯,破了宫内的规矩,可是会被宫内的姐妹笑话,削了为娘的面子是小若是因此坏了夫君大人的兴致是大,为娘扇了你的奶子!」「是,凰儿一定牢记」公孙凰见母亲动怒,连忙双膝跪下,一头磕到地上,向母亲道歉。
  「嗯,孺子可教。」凌玉清见公孙凰跪的标准,也是微微点头。
  「起来吧,至于你哥哥公孙凤,当年只是气绝,并未身死。并不是他命大,而是夫君有意手下留情,夫君的天魔神功早已圆满,只是见你哥哥乃是少见的绝色,特意留下他的性命另有他用,等等你就能见到凤儿了。」说话之间,两人行至一处宫殿。殿上挂着抖大的两个字--犬舍。
  殿门口,早已站着一名妇人,风骚入骨,晃着胸前两坨硕大的上峰,扭着纤细的蜂腰。朝两人走来。人未至,悦耳的鸟鸣以伴着一阵香风传来。
  「啊呀呀,恭喜清妹妹了,清妹妹终于得偿所愿,被夫君升为妻妾了。」「妾身凌玉清,见过姐姐。姐姐万富。」凌玉清见了妇人,丝毫不敢怠慢,立刻屈膝,低头。双手放于一侧腰间,向妇人行了一个大礼。同时对着公孙凰喝道,「凰儿,还不快快行礼,见过你西门阿姨。」「啊,真的是西门阿姨,公孙凰见过西门阿姨。」公孙凰一边学着母亲的样子,打了一个牵,一边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妇人。此妇人不是他人,正是公孙家的世交。西南武林顶顶有名的西门世家的当家主母。西门雪妍。
  「啊呀呀,叫什么阿姨,都把我叫老了,叫姐姐!要是夫君主人因此嫌我人老珠黄,不肯再艹我的骚尻。我可是唯你们试问啊。」西门雪妍笑骂道。
  「姐姐,说笑了,姐姐当年可是完璧之身献给夫君大人的,更事后将我母子二人一起献给夫君,夫君大人疼姐姐还来不及呢,怎会嫌弃姐姐。」凌玉清认真的回道。
  「啊呀呀,这小嘴真甜,肯定是偷偷喝了夫君的圣液。」「还是姐姐眼尖,我这不是看那木瓜粥被凰儿洒出少许到了地面,怕浪费,特意舔了干净。」
  「就知道你馋嘴的毛病改不掉,夫君吩咐了,你今天新晋为妻妾,本应吃我的双龙鞭三记,念你还要教导凰儿礼仪,这三鞭先按下了。待三天后,大典之上,连同今日的失礼之处,一起并罚。」
  「玉清谢过夫君大人。谢过姐姐。」凌玉清听到双龙鞭,吓的脸色一白,却又有一丝小小的期待。
  「哪里哪里,妹妹你今日一家团聚,一家三口都能受夫君临幸,姐姐我羡慕还来不及呢,以后母凭女贵,说不定以后姐姐我还向妹妹讨饶呢。」「姐姐说哪里的话,当日要不是姐姐偷偷告诉夫君,公孙一家的藏身之所,玉清今日哪有辛能嫁给夫君大人。」
  「啊!」公孙凰本来文静的站在两妇人身后,听到此话,突然大吃一惊。
  「哼,凰儿你又失礼了。」凌玉清见状,脸色不悦的训到。
  「你雪妍阿姨,早在六年前,就已被夫君收入犬舍。雪妍姐姐与为娘姐妹情深,不嫌弃为娘蒲柳之姿,将为娘推荐给夫君。三年前,你那死鬼绿帽爹爹本已将我们三人藏好,若不是雪妍姐姐偷偷向夫君告密,为娘差点错就错失夫君的临幸了。你雪妍阿姨可是我们一家的大恩人。听娘的话,还不谢过你雪妍阿姨。」「是,凰儿谢过雪妍姐姐。」
  「啊呀,这小嘴比你娘还甜。说了这么久了,差点忘了,今日你全家团圆的日子,本宫就不打扰妹妹了。快进去吧。」
  「是,玉清(凰儿)告辞。」
  二人入了犬舍,顿时一阵娇喘的呻吟传来。映入眼帘的是一排雪白的屁股。
  每个屁股中,还赛着两根震动的棒子。原来是一排排女子。只见这些女子赤身裸体,被固定的趴在一个个犬舍中,身子无法动弹。不少女子口中塞球,一滴滴唾液从口中流出,地上已湿了一片。还有不少女子,双眼翻白,显然已是爽晕了过去
  「这些奴畜,大多原是三月前,夫君大人在对西夏的战役中,大发神威,朝廷赏赐给夫君的。还有一些是江湖上的女侠,或是一些自明清高的侠客的女眷。」凌玉清一边向犬舍深处走去,显然对眼前之景已是习以为常。一边向公孙凰解释道。
  「娘,慢点。」公孙凰小小年纪,一个黄花大闺女,哪见过这等场面,顿时吓的脸色发白。连着腿也软了三分,跟不上凌玉清的脚步。
  「哼,真是没用,娘当年入宫,也曾不服管教,在这里可是呆了整整半年的。
  本来你也应该呆在此处,由为娘亲自教导,现在夫君开恩,让你略过此步,真是天大的恩赐。」
  「凰儿谢过主人爹爹。」公孙凰到底女侠出身,一阵惊吓过后,也是回过气来,跟上了凌玉清。
  就在此时,又一女子,快步向二人走来。
  「犬舍主管,公孙凤见过清妃娘娘,见过小宫主。」来人到了二人面前,立刻跪下,行了一个叩首的大礼。同时高声向二人请安。
  公孙凰吃惊的看着眼前之人,此人容貌与她并无二致。只是眉宇间多了一丝英气,而一双媚眼中,又多了两分娇气。正是她一母同胞的孪生哥哥,公孙凤。
  再一看,就更是吃惊了。原本她的哥哥,虽然也是遗传了母亲的绝色,但仍不失一位帅气的男子,也曾俘获无数江湖少女的芳心。如今再看,除了眉宇间还有一丝男子的骨骼带来了的英气,眼神如媚如丝,带着一点点忧愁。嘴角带笑,画着淡淡的彩妆,一颦一笑之间,扣肉心魄,莫说男子了,就是女子也要被勾了魂去。哪还有昔日玉面小郎君的半点风采。
  尤其是胸口,晃哟哟的两团大白肉,莫说是公孙凰自己那未发育的小鸽乳。
  就是母亲那已经大了一圈的豪乳也是万万比不上。让人看了就忍不住想上去亵玩两把。胸口穿着一对金蛇环,两只蛇口死死的咬住胸口那两粒深黑色的葡萄。
  而这还不算最让公孙凰吃惊的,最吃惊的是在公孙凤的身下,还耸立一根又黑又长的鸡巴,鸡巴上镶着不少入珠。绝对是让妇人又爱又怕的稀世珍宝。
  就在公孙凰讶异的说不出话之际。凌玉清开口道「凤儿,起来吧。凰儿,来见过你哥哥。咦?凰儿,你怎么流泪了?是太感动了嘛?」原来,公孙凰惊讶之间,眼角处不知不觉留下了一滴清泪。
  「啊,女儿今日多了一个爹爹,又与母亲、大哥重逢,想是太高兴了。」「对了,母亲,哥哥怎么会变成这个模样。」
  「哦,凤儿啊。夫君大人说了,你与你哥哥都是九阴之脉,最是上好的修仙鼎炉。当日,夫君大人的目标本就是你,但你那死鬼绿帽爹爹拼命将你送走,夫君大人无奈,只好先将我母子二人带走。」
  「夫君大人说,既然得不得天然的鼎炉,用你哥哥来代替,亲自打造一个,也是妙事。」
  「你哥哥的这对大胸,是用催乳蛊催大。你瞧见这一排排奴畜了嘛?入了犬舍,会先给她们种下催乳蛊与阴蛊。催乳蛊是苗女生娃后使用,可使人奶水充足,但不可久用,不得超过三个月。否则奶子会胀痛难忍,甚至因此疼死的奴畜也有不少。但也可以催大奶子,你娘我当年不服管教,到处发骚,因此在犬舍中呆了半年,当年可是胀死为娘了。但也因祸得福,如今夫君最喜欢用娘的奶子打奶炮了。至于你哥哥,呵呵,她毕竟原来是男儿生,天生比我们女人能吃痛,这催乳蛊可是种了两年之久了。」
  「是,奴家不服主人管教,让主人操劳了,让清妃娘娘也因此受累。区区惩罚是奴家该受的。」公孙凤低眉顺目的答到。
  「除了这对大胸是主人的得意之作外,主人还特意请了苗疆蛊皇亲自对奴家进行改造。蛊皇前辈神通广大,先是用化骨蛊,抽去奴家的两根肋骨,好让奴家的奶子能这这么大。再取母阴蛊注入奴家的鸡巴中,从此奴家不能射精,射出的都是母阴蛊诞下的阴蛊,正好替了西门雪妍阿姨之职,看守这犬舍,替主人分忧。
  主人还答应奴家,待与妹妹团聚之后,为奴家种下女子的下阴,从此奴家就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了。」公孙凤见了妹妹,也是十分激动,顺着话语,开始介绍自己。
  「呵呵,你别看凤儿现在这么听话,当年他可倔了。死活不从,在犬舍吃了一年多的苦头,还是后来蛊皇前辈来了以后,对他开始改造,才越来越听话的。」「是,奴家感谢蛊皇前辈还有主人的再造之恩。奴家本就生的漂亮,常被同伴取笑,如今能真正变成女人,都是托主人的福。」「啊,真是太好了,凰儿恭喜哥哥。」公孙凰见了此幕,由衷的攒到。
  「叫姐姐才对。」
  「恩,凰儿恭喜姐姐。」
  「姐姐,你说你是犬舍总管是怎么回事?」
  「这犬舍总管是奴仆之职,本来是西门雪妍阿姨之职,主人赐她双头龙鞭,专门负责敲打这些不听话的奴畜。后来,雪妍阿姨讲我母女二人献给主人,受主人赏赐,晋升做了妻妾。后来主人见雪妍阿姨兼职管理犬舍辛苦,特赏了奴家母阴蛊,命我管理犬舍。」
  「哦,那真是极好的。」
  说话之间,原本一晕过去的女奴,慢哟哟的醒来。并开始挣扎起来。公孙凤见状,向二人告了一身歉。走到这女奴背后,拔下一个塞子,提枪变刺。只抽查了四五十下,变缴了枪。再将塞子塞回。
  「啊,姐姐,你这是……」
  「不急,小宫主稍后便知。」
  就在两人说话之间,大约一炷香的功夫。只见那女奴的肚子渐渐大了,宛如怀胎十月一般。口中虽然带着口球,却也疼的口水之流。这时,公孙凤走去,拔下女子下身的塞子,这时女子仿佛生产一般。一推小虫从女子下身爬出,场面十分骇人。
  然而凌玉清仿佛对此十分的不以为然,「这就是阴蛊,当年为娘每天都得产上三窝。」
  「这阴蛊晒干磨成粉后,有美颜,滋阴的功效。还有催淫的作用。是我圣宫一大利润来源。」公孙凤解释道,「阴蛊还是金蟾王蛊最喜爱的食物。蛊皇愿意与主人合作,也是看重主人的养阴蛊之法。」
  「啊,主人爹爹真能干」公孙凰今日受太多刺激,已经有些神志不清,语无伦次了。
  「你的主人爹爹,娘的夫君当然能「干」啦,干的为娘可是欲仙欲死呢。也是托凰儿你的福,三天后,夫君大人也会来艹为娘的骚穴了,娘可是有一周没被夫君艹了呢!想想还有三天就能得到夫君的临幸,真是有些小激动了。」「恭喜娘娘(娘亲)了。」公孙凤与公孙凰同时恭贺道。
  「怎么了?凤儿,我看你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?」「啊,回禀娘娘,凤奴,凤奴已经三天没放奶了,胀得十分难受,想请娘娘向主人求个恩旨,让奴家放一放奶。」
  「你这小骚蹄子,又发骚了,这是我们这等人能向夫君提的嘛?你想害死为娘啊!」凌玉清怒道。「夫君,不是恩准你,每七天放一次奶嘛?」「啊,可这不是奴家最近的胸又变大了,娘亲,你以前最疼凰儿和凤儿了。」公孙凤一副小女人的样子,向凌玉清撒娇道。「娘,你不是刚被主人晋升了嘛。」「夫君大人是看在凰儿的面子上,赏赐为娘的,为娘可得守着自己的本分。
  给本宫好好忍着。」凌玉清摆出一副母亲与长辈的态度,训斥道。
  「啊,是娘娘,奴家知错。」
  「哼,知错就好,凰儿跟为娘来,该教你礼仪了,三天时间比较紧,你可得给为娘好好学,不可让为娘丢脸!」
  「是,凰儿一定努力!」
  「凤儿,也一起来吧,等等有用的到你的地方。」「是,娘娘。」
  第三集
  花开两头,各表一枝。凌玉清带着两个女儿回房调教,自然各种香艳暂且不提。
  且说天魔宫的主人,凶魔秦严正坐在正殿之中,气定神闲的陪着一老者喝茶。
  「好茶,还是老弟这里的茶好。」老者品了一口香茗,不由赞叹一声,连着额上皱纹都舒展开来。
  「那是,这可是御前专用的狮山毛峰,还必须得是明前的。老哥,在苗疆是肯定喝不到的。」
  原来这老人就是刚才凌玉清母女口中的蛊皇,苗疆最大门派五仙教教主。蛊通天。
  「小友,这茶固然好,可是这水才是冲出这茶的关键。这可都是用那些女子乳汁冲泡而成的,浑厚醇香,上好的奶茶啊。」「哈哈哈,这也多亏了老哥的帮忙,若不是老哥的妙手,改造了那公孙凤,本座这也产不出这么多乳牛。」
  「那也是老弟你能干,竟然想到将九阴之体的男子,化阳为阴之法,种下母阴蛊。本来这母阴蛊本是天成,从无人能培育成功,阴蛊也因此价比黄金。老弟你这再用女子怀胎之法,量产蛊虫,简直就是一奇迹,老哥我玩了一辈子蛊,还是第一次知道学无止境是怎么写的。」
  「哈哈哈,老哥客气了。小弟这也是无心插柳啊。当年本是要抓公孙凤来做鼎炉的,谁知竟失手了,也只好死马当活马医,用她同胞的哥哥来代替。」「说到公孙凤,老哥这里先恭喜老弟了,得此九阴之鼎,老弟这次突破有望了吧。」
  「本有七成,得了九阴鼎,再加两层。待我给九阴鼎开苞之时,收回惑心术,此女必然集负面情绪于一身,形成十阴鼎。这次突破,绝对十拿九稳!」「好!」
  两个邪魔,互相吹捧了一番后。秦严放下茶杯,正色道:「老哥,我上次向你的提议你考虑的如何了?」
  见谈正事了,蛊通天也收起笑脸「你是说上次向我提议,替小皇爷效力之事?」「然也。」
  「我苗疆本远离纷争,宛如世外桃源,何苦参与这趟浑水,不妥不妥啊。」「老哥,说笑了。你苗疆何来远离纷争,还世外桃源。你这是调侃小弟呢。
  且不说,苗疆与中原之间每十年必有一土司作乱。就是你们苗疆内部,不还分了黑苗、白苗。每年还不杀的血流成河。」
  「正是苗疆与中原乃世仇,老夫身为黑苗一族的大国师,若不能带领苗疆反抗外敌,如何还能服众。」
  「呵呵,小弟有一法,可保哥哥不仅无恙,还能更上层楼。」「哦?请讲。」
  「苗疆与中原虽然常年冲突,可也不是没有和平过,昔日大唐盛朝,在天可汗之下,中苗可是和平了一百多年吧。」
  「确有此事。」
  「中苗可以和平,但黑苗、白苗可就没那么好相处了。那可是年年厮杀。我记得就是去年,老哥的仅有的四个儿子可全都死在白苗一族的圣姑手下。」「哼,什么圣姑,不过一玩蛇的臭婊子罢了。那四个废物也是该死,老夫命他们拿下圣姑,四人联手居然还拿不下一个女人,真真是废物到家。」「黑苗拜月神为尊,白苗信女蜗为神。双方信仰不同,生生死死打了几百年了。只要老哥能与小王爷合作,黑苗与中原双方联手一起覆灭了白苗族,自然能号令黑苗,到时又有谁敢不服老哥的教令呢?」「这倒也是一个办法,但我可是听说中原的小王爷从小体弱多病,不是习武的料子。而大皇子早已被封太子十年,又十分善战,老夫何必舍近求远呢?」「呵呵,本座早就看过了。大皇子虽然能征善战,但受那些腐儒教导,行事过于刚硬。眼中容不得一点沙子。可不是我等这些外道之人的明主。小皇爷知人善任又足智多谋,我这天魔宫偌大的基业就是小皇爷扶持起来的,老哥若想覆灭白苗,干一番事业,小皇爷绝对是最佳的合作对象。」「这,容我再考虑考虑。」
  「不急不急,老哥且先看看小皇爷的诚意如何?雪妍,去请王总管。」「是,雪妍领命。」西门雪妍领了命,很快带了一人前来。
  来人虽是男相,却面白无须,开口就一尖锐的公鸭嗓子。「啊呀呀,咱家恭喜宫主了,喜得九阴鼎炉,宫主魔功定能更上层楼了。」「哎呀,这位老英雄,看着威风赫赫的,想必就是苗疆蛊皇吧,咱家王杰,替小皇爷向蛊前辈行礼了。」
  「哈哈哈,王总管客气了。若不小皇爷神机妙算,使计诱出那公孙凤,本座想神功大成还得缓上好几年呢。」
  「失敬失敬,原来阁下就是大内第一高手。总管东厂的王杰王公公。蛊通天乃江湖一草民,当不得公公大理。」
  「哎,咱家只是替皇爷跑腿的小厮而已,就会点三脚猫的功夫,哪像蛊老英雄,四十年前就威震苗疆,应该的应该的。」
  「王总管这次亲自来天魔宫,除了为本座献上妙计,擒下公孙凤。还特地给老哥带了一份礼物。抬上来!」
  「哦?老夫倒是要好好看看。」
  说话之间,四个奴婢抬着一口水晶棺上来。棺内若影若现的躺着一个裸女。
  蛊通天走近一看,不由得大吃一惊,「这不是圣姑那厮的女儿,白苗的下任圣姑玉灵儿嘛?怎会在此!」
  「老哥,你看小皇爷这个诚意如何?只要你施展夺心蛊,控了此女心神,到时攻打白苗一族的时候,让此女突然反戈,必定打的白苗一族一个措手不及。」「妙!妙!妙!小皇爷果然好手段。老夫佩服!不过,不能用夺心蛊,黑白苗族打了几百年了,用夺心蛊行间都早已防范,还得靠老弟施展惑心术。说起来,我的夺心蛊虽然也能控人心神,但宛如控了一个木偶,失了三分灵性。还是老弟的魔功厉害,控人心神不说,还能保留八成原本的性格,玩起来才有味道,老哥羡慕啊。」
  「哪里哪里,老哥的夺心蛊,瞬间夺人心魄,最是立竿见影。哪像小弟的惑心术,还得花水磨的功夫慢慢调教。各有千秋啊。」「小王爷也一直佩服宫主的训女手段,宫主为小皇爷献上的十个美人,能暖床不说,还能衷心互主,比寻常的死士还听话。若不是小王爷怜香惜玉,都想组百女的死士团,率军出装,既能冲锋陷阵,还能安抚将士。」王总管也不时插座,拍拍二人马屁。
  「小王爷这想法妙,本座回头就帮王爷物色物色。」「宫主,咱家路过刚才见了公孙凤了,果然绝色,还十分听话。宫主的惑心术难道又进步了?」
  「是也不是。」
  「请赐教。」
  「说不是,本座的使惑心术的手法还是先人的手法并无二致。说是,那是本座另辟蹊径。寻常惑心术,是在人心中种下惑心种,先以刑法,折磨此人,摧其筋骨,毁其意志。这时候惑心种,以深种内心,再辅以恩抚的手段,让心种开花结果,这才算完成。」
  「寻常女子,意志薄弱,三个月一般就够了。那些女侠,从小练武,三更闻鸡起舞,意志较常人更坚,故得多耗心力。像那凌玉清,折磨了六个月才下种。
  公孙凤是男子之躯,更是熬了两年的鹰。雪妍,当年本座调教了你多久?」「回禀夫君,当年雪妍不识好歹,吃了九个多月的肉鞭,后来还是夫君赐奴双头蛇鞭,奴才老实了下来。雪妍不知好歹,让夫君受累了。」西门雪妍见秦严说起自己,恭敬的回答道。
  「让王总管看看本座赐你的蛇鞭。」
  「是。」西门雪妍闻言,立刻解下衣带,薄薄的衣衫随之落地,露出一副姣好的身躯。肥臀,丰腰,但最吸引人眼球的是那傲人的山峰下,绣这一对双身怪蛇。两只蛇口绣在乳晕周围,好似正在狠狠的撕咬这对秀峰。
  「这对宝贝就是夫君当年一针一针亲手给奴绣上去,当时可没给奴止痛,疼死奴了。」西门雪妍抚着胸口的怪蛇,一边解释,一边还用媚眼嗔了秦严一把。
  秦严哈哈大笑,也不生气,一把将此女搂在怀里,肆意把玩。说道「先苦后甜嘛,来娘子,替为夫向客人展示展示你这对宝贝的妙处。」「啊……哦……夫君轻点…。啊!!」
  「奴家…啊……奴家知道了……啊」西门雪妍被秦严的魔手一阵把玩,不由的娇喘连连,在一阵呻吟中,运起功来。只见胸口的两对怪蛇仿佛活了起来,一起朝女人的下阴游去。
  西门雪妍靠在秦严怀里,上身挺胸,好让秦严你更好把玩一对豪乳,下身两腿打开,露出无毛的下阴,一只手掰开两片阴唇。突然身体又一阵抖动,仿佛达到了高潮,在高潮中,只见下阴中钻出一根肉棒,棒头酷似蛇头,十分狰狞。
  「这就是双头蛇鞭,一头咬在奴的花心,一头在外,替夫君管教宫里不听话的妃子。」西门雪妍脸色朝红,左边的奶子在被秦严把玩,便一只手搓着自己空余右奶,一只手撸起来刚钻出来的蛇鞭。
  「奴以前不听话,还是在夫君赐下蛇鞭之后,才知道夫君的好。原本蛇鞭只能由夫君一人操控,自奴献上奴的好姐妹凌玉清后,夫君见奴乖巧,赐奴用鞭之法,替夫君管理犬舍的奴畜。再后来,待凤奴那小娃儿学成出师,夫君赐奴大妇的身份,替夫君管理后宫。啊啊啊啊!」西门雪妍,一边自读,一边介绍。待说道自己被赐大妇的身份之时,已是情不自禁,直接到达了高潮。
  「哼,雪妍,你也太不堪了,这就高潮了?是不是最近操你操少?晚上自取犬舍,领三记打狗鞭。」
  「啊,雪奴知错,雪奴领命。」
  「哈哈哈,宫主制闺如制军,佩服佩服。只是不知这公孙凰为何会臣服的如此之快,而这玉灵儿,宫主又需调教多久?」
  「哈哈哈,这也是本座的得意之处了,本座发现这惑心术,用刑罚的手段控人心魄太过缓慢,久则生变。于是本座研究,只要人在大起大落之间,会出现心灵破绽,一样可以达到刑罚的效果。而这又以亲人朋友的出卖为最佳。于是本座鼓励,宫里的女子自取寻找下线,替本座物色美女,赏以虚名,得之不费吹飞之力啊。」
  「妙妙妙,老弟手段果然了得。」
  「那公孙凰本就是经历了灭门之仇,突然见到其母,必然大喜大悲。更妙的是,凌玉清竟主动替我挡剑,本座之前可都没预料到,公孙凰猝不及防之下,被本座击倒,大喜大悲之下,心灵留下巨大空洞。本座再取其凌玉清的心血为引,母女连心,惑心种自然事半功倍!放有此功。」「那老弟,你控制这玉灵儿又需多久?如果玉灵儿太久不露面,一样会引起圣姑的怀疑。」蛊通天更加关心对玉灵儿的控制。
  「老哥不用担心,待三天后,我魔功大成,到时惑心术必然更上层楼超越先人的手法。我以有腹案。必然不会误了老哥与小王爷的大事。」「好!只要能灭白苗一族,到时抓那圣姑过来,替老夫生下七八十个娃儿,此事老夫允了。」
  「蛊老英雄痛苦,咱家在这里也待小王爷答应蛊前辈,待蛊前辈助小王爷完成大事,小王爷封蛊老英雄为苗疆国教,再选蛊前辈之子封土司,世镇苗疆。」「好,小王爷果然大气。」
  「哈哈哈,两位这算是谈妥了吧,来来来,这里我是主人,今晚定要让两位不醉不归。雪妍,备宴!」
  秦严开无遮大会,宴请二人。席中自然是声色犬马,且不说秦严与蛊通天,早已习以为常。便是已是太监的王杰也是左拥右抱。蛊通天新入小王爷门下,也是知趣,主动给王杰送上一奇蛊--假肢蛊。能让人半个时辰内断肢再生,让王杰更是惊喜的重新做了一会男人。更是宾主尽欢,略过不提。
  再说回凌玉清那里,正在凌玉清细心的调教爱女之时。突然一人闯入。
  「哎呀,妹妹今天辛苦了,姐姐我特奉夫君之命,前来看望妹妹。」「啊,是雪妍姐姐,清奴见过姐姐,未能远迎,请姐姐恕罪。」见来人是西门雪妍,凌玉清连忙行礼。
  「凤奴、凰儿见过雪妍宫主」公孙凤与公孙凰也连忙起身一起行礼。
  「好啦,好啦,知道妹妹你原本书香门第之家出身,最是知书达礼。」西门雪妍摆了摆手,示意众人起来。
  「姐姐,怎会突然过来?不是应该正在伺候夫君用宴嘛?」凌玉清疑道。
  「哎,姐姐我刚刚失礼,在客人面前展示蛇鞭,却一炷香也没撑过,就高潮了。夫君嫌我不耐操,挂了夫君的面子,特让我来找凤丫头领三记打狗鞭,已做惩戒。」
  「啊,在客人面前展示,那想必姐姐定是能被夫君亲自把玩奶子,姐姐是该高兴才是。」
  「那是!若不是夫君捏的我心神荡漾,现在这奶子还又痛又麻的,真想再被好好蹂躏一番。」
  「姐姐不可啊,天魔宫的规矩,我等女畜皆是夫君大人的玩偶,不可随意自渎。」
  「好啦,知道妹妹你最守规矩,姐姐我身为天魔宫的掌刑人,又岂会知法犯法呢。倒是妹妹有福了,夫君知道凤丫头肯定跟你在一起。特命我前来之时,给妹妹带了一管夫君的金水。」
  「啊!清奴谢夫君恩赐。」凌玉清闻言,喜的连忙跪下,行个大礼。
  「姐姐,夫君的金水在哪里啊?妹妹我没见你带容器进来啊。」岂止是容器,西门雪妍根本就是赤身裸体的走了进来。西门雪妍微微一笑,背转身子,弯下腰去,露出被塞了塞子的屁股。
  「夫君今天高兴,用雪妍的骚尻做了尿壶,又想我俩姐妹情深,特命我分一半给妹妹。」
  「原来妹妹是沾了姐姐的光,多谢姐姐了。」凌玉清一边谢道,一边早已迫不及待的拔出塞子,一脸扎在西门雪妍硕大的肥臀之中,对着屁眼就是一阵猛吸。
  「啊啊啊,慢点,慢点,啊呀,你这骚蹄子,给姐姐我留点。」西门雪妍被吸的浑身颤抖,显然又是达到了一阵小高潮。
  吸了片刻,凌玉清起身,嘴角还带着一丝骚气,却微微上翘,满脸都是发自内心的喜悦。看的一旁的公孙凤,偷偷舔了舔嘴唇,显然也是想分一杯羹。
  「啊呀,你这偷嘴的骚蹄子,刚还跨你守礼呢,你这贪嘴的臭毛病还是改不掉嘛,都快被你吸完了!」西门雪妍笑骂道。
  「姐姐莫生气嘛,从小我俩就是一起玩的,你当年有点心吃可都是一直分我一半的。」凌玉清不以为意。
  「骚蹄子,那可是夫君大人赏的圣水,能一样嘛,说吧,怎么赔我?」西门雪妍一个玉指戳着凌玉清的脑袋,责问道。只是脸上带笑,显然也不是真的生气。
  「姐姐大人,还要领罚,不如等凤儿罚完,妹妹我等等亲自送姐姐去犬舍。」凌玉清赔笑道。
  「这还差不多!」
  「凰儿,你刚也瞧见了,你雪妍阿姨是特地给为娘带夫君大人的圣水来了。
  这是莫大的赏赐。我们每一个在天魔宫的女人或女畜,都是夫君大人尿壶,赐圣水是除了圣液之外最高的赏赐。赐圣水时候,一滴也不能浪费,如果不小心掉在地上,除了要立马舔干净,还要主动领罚,这个本领以后为娘会慢慢教你的,今日先给你讲明规矩,虽然你可能不能马上做到,但也要努力,听明白了嘛?」凌玉清与西门雪妍笑着闹了一会,转身就正色的对公孙凰教导起来。
  「是,凰儿一定努力。」
  「好了,也不打扰你们了,先让凤儿对雪奴行刑吧。」西门雪妍笑着打断道。
  「姐姐说的是,夫君大人的吩咐,确实不好耽搁夫君大人的交代是事情。凤儿,过来」
  「是。」公孙凤缓缓走了过来,一边用手搓起自己的肉棒,一边走到西门雪妍面前。
  「雪妍阿姨,凤奴得罪了。」公孙凤先是想西门雪妍告了一身罪。而后,突然脸色一变,喝道:「大胆贱奴,见打狗鞭,还不跪下!」西门雪妍闻言,也是连忙跪下,头磕在地上,双手合八字,放在头前,向公孙凤下身的肉棒叩首,并大声答到「罪奴西门雪妍,奉主人之命,特来领罪受罚!」「贱奴,所犯何事!速速招来。」
  「罪奴,不知羞耻,在客人面前随意高潮,请打狗鞭责罚罪奴!」「该罚多少?」
  「三鞭!」西门雪妍虽然有些惧怕,但还是高声说道。
  「雪妍阿姨,你想哪里挨鞭啊?」公孙凤训问已过,立刻和颜悦色地问道。
  「啊,罪奴哪有权选啊,一切都听打狗鞭的。不过、不过罪奴,刚被夫君赐了圣水,罪奴的尻穴还很湿润,请打狗鞭用罪奴的尻穴。啊!」「呵呵,就知道雪妍阿姨会选那里!」公孙凤还未等西门雪妍讲完,就已走到西门雪妍身后,对着还微微展开的菊穴,一贯而入。
  「凰儿,娘跟你说。我天魔宫内,有两人负责刑罚,一个就是你姐姐,凤儿她负责掌管打狗鞭。一个就是你雪妍阿姨,她负责掌管双蛇鞭。」凌玉清看着眼前一幕,顺势开始教导起公孙凤:「我等女奴,无论平时是何地位,受罚之时,在这夫君大人御赐的双鞭面前,都是最低等的奴畜,需得高声向肉鞭请罪,说明自己的罪过,说明自己的刑罚,欣然挨操,你可看明白了。」「是,凰儿看明白,可凰儿还没有奴名怎么办啊?」「是为娘疏忽了,你且记住,夫君虽然直接赐你女儿的身份,你却不可恃宠而骄,待你被开苞之后,就向夫君大人请赐奴名,最好能再求得夫君大人的恩准,去犬舍那里训练三个月。三天时间就要教导你完整的天魔宫礼仪,还是太短了。」「啊!要去那里,凰儿怕。」一听要如犬舍,吓得公孙凤小脸一白,连忙向母亲撒娇讨饶。
  「嗯?凰儿乖,听娘亲的话,娘亲这也是为你好。」凌玉清爱女心切,虽然也是不舍,但想到圣人所言,还是狠心的安抚起来:「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。娘这也是为你好啊,犬舍虽苦,但阴蛊能调理女奴的身子,不然你怎能好好服侍夫君的圣茎。至于催乳蛊,虽然胀痛难受,但也能丰胸啊,你现在这对奶子,才这么点的大。莫说你姐姐了,连为娘的一半都不到,怎能让夫君玩的尽兴?夫君若是三两下就玩厌了你,你将来不还得怨死为娘啊。」「娘亲教训的是,凰儿一定好好努力,一定会让自己的骚奶子长的更大,让自己的屁股更翘,让自己的骚穴与骚尻更紧更多汁。」「这才是为娘的乖女儿嘛。」凌玉清欣慰的说道。
  就在凌玉清教导女儿之际,西门雪妍一声惨呼,坐倒在地,其肚子已是胀的像个皮球,俨然一个怀胎十月的孕妇即将临盆。
  「雪妍阿姨,请忍耐,行刑之时,需得熬三个时辰才能将阴蛊排出。」公孙凤见状,连忙正色的告诫道。
  「是,雪奴明白,啊啊啊!」
  凌玉清见状,将刚才的塞子塞入西门雪妍的后庭,同时又从床头柜中取出一副狗链,套在西门雪妍的脖子上。
  「雪妍姐,走吧,你还得去犬舍完成受刑。」凌玉清替西门雪妍戴好狗链,便一把将绳子拉起,牵着西门雪妍向犬舍爬去。
  「啊啊,谢谢妹妹了,啊啊。」西门雪妍一边爬,一边谢道。原来,莫说走了,她已是痛的爬都爬不动了,若无凌玉清牵着,光爬去犬舍的一段小路,就能要了她半条小命。
  待凌玉清牵着西门雪妍走出房门。公孙凰连忙起身活动活动筋骨,同时跑到公孙凤面前,好奇地问道。「啊哟哟,酸死我了,娘也真是的,一见面就给人家特训,跪坐了一下午了,也不让人家休息休息。对了,凤哥哥,你的乳房好漂亮了,怎么能长这么大啊?看着就让人想捏两把。」「凰妹,你又调皮了,娘亲可没让你起来,还有,这叫奶子,娘亲刚刚不已经教了你礼仪了嘛?」
  「是是是,凤哥哥对我最好了,你别告诉娘啊。」公孙凰吐着翘舌,卖萌道。
  「还有,要叫我姐姐了,奴家现在是女儿心,过几天,主人还答应奴家改造奴家的下身,赐奴一个真正的骚穴,啊,一想到就又激动了。」「是是是,妹妹先恭喜姐姐了。对了,姐姐,你这对奶子是怎么长这么大的啊,凰儿好羡慕啊。」
  「这对贱奶子啊,奴家之前可是为他们吃了好多苦呢,光是催乳蛊就催了整整两年,期间还得被蛊叔叔每天用金针刺穴改造,激发这对奶子的活性。虽然我还不是完整的女儿身,可我这对贱奶子可是能每天产乳的哦!」公孙凤托着自己那对硕大的山峰,一脸骄傲的向妹妹解释道。
  「哇,还有这等功能」公孙凰闻言,再也忍不住了,突然一个闪身,绕到公孙凤背后,一把抓住这对玉峰,肆意揉捏。
  「啊,妹妹不可,这是只有主人大人才可玩的,啊啊啊」公孙凤大吃一惊,想要反抗,但双奶被人捏住,有如蛇被人捏了七寸。顿时浑身无力,提不起一点劲来。只能满脸羞红的一把呻吟一边抗议。只是呻吟中有气无力,仿佛再对公孙凰说,用力,再用力。
  「咦,真的溢奶了」玩了一会,公孙凰惊奇的发现,两只被金蛇乳环锁住的山峰之中,真的一股清泉冒出。顿时,玩性大起。也是无知者无畏,竟然还伸手去解开了一只金蛇乳环。
  「啊!」公孙凰一声惊呼,原来猝不及防之下,被解开束缚的奶子中,一股奶水直接射了公孙凰一脸。
  「唔,好香,好好吃。」公孙凰不小心喝了一口,顿时发现了无上的美味,继承其母贪嘴的个性,不管不顾直接一口允上了公孙凤的奶子上,大口朵颐起来。
  「唔,这回完蛋了,啊啊,妹妹你轻点、轻点,这回肯定要被主人罚死了。
  哦哦哦」公孙凤早已软的没有人形,双手捂着自己羞红的脸颊,顺势一起倒在床上,任又公孙凰肆意蹂躏自己的双峰。虽然畏惧之后秦严的刑罚。但束缚多天奶子终于得到释放的快感和对许久未见的妹妹的疼爱,让她提不一起一丝反抗的力气。只想着最多事后求主人多惩罚一点自己,多提妹妹分担一些刑罚。
  「啊,要死了,你们两个骚蹄子在干嘛!」就在两人胡闹之际。凌玉清已经回来,见了两人,大吃一惊,连忙喝止。
  「啊,娘亲。」公孙凰到底还是有些怕母亲的,赶忙吓的起身告罪。
  「清妃娘娘,请别怪罪小姐,是奴家的骚奶子发骚勾引了小姐,请清妃娘娘责罚凤奴便是,绕过小姐。」公孙凤也连忙起身跪下,向凌玉清请罪,还把过错全揽到了自己的身上。
  「啊,不是哥哥,不对,不是姐姐的错,是凰儿错了,请别罚姐姐。」公孙凰一听也连忙请罪道。
  「够了!你们两个骚蹄子,这下可害死为娘了。随为娘来吧,一起去向夫君大人请罪」凌玉清见状,又好气又好笑。也只好带着两个女儿一起去向凌玉清叹了一口气,带着两女去向天魔宫的主人请罪。
  来到正殿之中,只见殿内一片狼藉,不少被操晕的女子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。
  那王总管新得了假肢蛊,重新做了一会男人,正是兴奋难耐,还在努力的挺枪奋战。
  那蛊通天已是倒在肉椅之中,享受着众女的按摩,对着王杰摆手道:「还是王小哥厉害,老夫老了,才第七个就已经不行了,想当年老夫可是达到百人斩的。」「蛊老英雄老当益壮,太客气了,这苗疆的蛊道果然神妙,竟还有假肢蛊这等奇物,妙哉妙哉!」王杰兴头之上,说话之间,又干晕了一女,却又马上抓起一个,按在桌上,提枪刺入。
  秦严也靠在由三个美女组成的肉椅上,下身自有专用的尿壶替他清理肉棒,笑道:「蛊大哥,来我魔宫也是小住了半个月了,可是夜夜笙歌啊,可要小弟命人取点虎鞭给老哥补补身子啊?」
  三人说笑之间,秦严瞧见凌玉清进来,眉头一皱,喝问道:「清妃?你怎么来了?不是命你好好教导凰儿的嘛?」
  凌玉清带着二女快步走到三人面前,先向三人行礼。「妾身凌玉清协二女,见过蛊叔叔,见过王总管,见过夫君大人。」
  「夫君大人息怒,妾身是特地带二女请罪而来的。」「嗯?发生何事?」秦严问道。
  「是这样,妾身送雪妍姐姐去犬房受刑。一时不查,让凰丫头偷喝了凤丫头的奶水,一切都是妾身教导不周,未能好好教导两个女儿,请夫君大人责罚清奴。」「不关清妃娘娘的事,是奴家的奶子发骚,勾引了小姐,请主人责罚凤奴。」「不关娘亲与凤姐姐的事,是凰儿自作主张,请主人爹爹责罚凰儿。」二女见凌玉清想担下所有罪责,也是连忙跪下,向秦严求情。
  「聒噪!都给本座跪好。」秦严一声怒喝,三女连忙禁声跪好。
  「凤奴,你将刚才的情形详细说来。」
  「是。」公孙凤也是入宫多时,知道秦严的喜好,当下将二女的百合之事,说的有神有色,香艳无比。听得蛊通天也是再度雄起。
  「原来如此,所谓无知者无罪,本座向来赏罚分明,此事罪不在你。但你毕竟偷排了奶水,还是要罚。」
  「是,凤奴知罪。」
  「清妃,此事本错也不在你,但你未教好两个女儿,也确实该罚,你们两个就给本座互相扇对方的奶子吧。」
  「是!妾身胸大无脑,这对奶子确实该罚。」凌玉清一听,心中一喜,知道秦严此时心情不错,此惩罚可算极轻了。当下与公孙凤一起狠狠的扇起对方的奶子来。
  「啪啪啪」清脆的抽奶声从二人胸前响起,不一会四个奶子就被抽的通红。
  公孙凰见二个亲人被罚,当下也是十分痛心,但记得凌玉清的吩咐,只是将身子伏的更低了。
  「凰儿,你看了觉得如何啊?」秦严轻轻一笑,问公孙凰道。
  「啊,回主人爹爹话,此事因凰儿而起,是凰儿的错,请主人爹爹责罚凰儿,饶了母亲与姐姐吧。」
  「好一个母女情深,这么说,你是觉得本座错了?」「啊,凰儿绝无此意。」公孙凰闻言,大吃一惊,连忙叩首在地,身体颤抖的请罪道。
  「哼,凉你也不敢。你刚称呼我什么?」秦严本就是在调戏公孙凰,也不是真的生气,顺势扯开话题。
  「是主人爹爹,娘说,凰儿虽得主人爹爹赏识,收为女儿,当不能忘了天魔宫众女都是主人爹爹的奴婢的本分,故命我喊爹爹叫主人爹爹。也好和凰儿那死鬼绿帽爹爹区分开来。」
  「死鬼绿帽爹爹,哈哈哈,有意思。清妃,你还是教导的不错嘛,够了,停下吧」秦严闻言,哈哈大笑,便也绕了二女。

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妖物山魅 下一篇:异型奴隶

友情链接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

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 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 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